Canson Infinity 噴墨藝術紙
藝術紙永久保存的關鍵
自第一代商用噴墨輸出設備 (IRIS print,見左圖) 於 1987 年發表算起,藝術家們使用噴墨輸出技術製作高解析影像作品已超過三十年,許多早期的作品或有出現影像褪色的情形,保存性也越發成為藝術家關注的焦點。近年來墨水技術不斷進步,尤其是從染料墨水 (dye) 轉換到顏料墨水 (pigment) 讓色彩穩定性不斷向上提升,噴墨墨水現已可達到百年不褪色的水準,且有具公信力的第三方機構測試。但紙張本身的保存性卻常常未被提及,原因在於目前的影像抗光褪色測試僅能以強光照射加速實驗來模擬,並推算墨水在一般環境照明亮度下的保存年限,無法測試紙張本身在實際環境中的耐久性。相比早期噴墨作品使用無塗佈傳統版畫紙印製,現今各式噴墨專用紙的墨水吸收顯色性有大幅度的進展,但紙張的保存性卻沒有對等的成長。

為了確保最好的保存性,藝術家們紛紛轉向使用傳統藝術紙廠商生產的噴墨藝術紙品牌,如 Canson 具有超過 460 年的造紙歷史。原因就在於這些傳統美術紙廠的各式紙張經過上百年的時間考驗,早已實證具備永久保存的能耐,且數百年來被許多知名藝術家採用,作品並流傳至今。所以早期 IRIS print 使用 Velin BFK Rives 版畫紙印製的作品,墨色可能因當年的墨水技術稍有褪色之外,紙張本身卻是保存相當完好。

紙張能否達到永久保存最重要的條件就是紙張纖維,市面上95%的紙張使用木纖維紙漿製造,木纖維中含有許多複雜的化學成分統稱為木質素,會造成紙張黃化及脆化不利保存。一般木纖紙漿中的木質素含量高達30%以上,無法直接製成具保存性的紙張。而為了將木質素移除必須使用大量的水及化學原料中和,也極易造成部分木質素或化學成分殘留且消耗大量資源並造成汙染。

原料纖維木質素
木頭45 ~ 60 %25 ~ 35 %
青檀65 ~ 70 %10 ~ 15 %
70 ~ 80 %5 ~ 10 %
楮皮75 ~ 85 %3 ~ 5 %
> 98%0 %

傳統東方美術紙張採用青檀、麻、楮樹皮等原料製作,纖維 (長鏈純纖維,α-cellulose) 的含量比木漿造紙要高出許多,木質素含量不到以木頭為原料的現代造紙一半,故也能確保一定的保存性。西方傳統美術紙張則採用棉纖維製造,纖維含量高達 98% 以上,幾乎不含任何木質素,所以對於紙張保存是更為有利的。這就是為什麼傳統繪畫作品或書籍能保存至今,但現代的印刷物卻在短短數十年間就已出現紙張劣化的狀況。

高階美術紙如世界聞名的 Velin BFK Rives 法國麗芙版畫紙與 Canson 水彩紙等等,更只使用首切棉絨 (first cut linter),這是剝除棉花外圍紡織用長纖維後種籽外的一層純淨纖維。棉花軋花廠專門為製紙工業製造首切棉絨,纖維長度通常介於 5 ~ 10 mm 之間,生產的紙張兼具柔軟與強韌度。部分低價藝術紙雖然標示純綿製造,卻可能使用二切棉絨 (second cut linter) 製造,來源是被棉花廠丟棄不用的種籽。棉花籽最後利用榨油之前,刮除表面剩餘棉絨產生的副產品稱為二切棉絨,常會帶有種籽外殼等雜質故需要額外的漂白程序,纖維長度僅有 2 ~ 5 mm 強韌度需要依靠更多的上漿 (sizing) 以填充成分補足,容易造成紙張保存性下降紙張質感也較硬挺缺乏柔韌度。

 
Canson Infinity 以生產最高品質的紙張為傲,有一系列以首切無酸棉絨製作的藝術紙,如 BFK Rives 法國麗芙版畫紙、Arches Velin Museum Rag 法國阿奇士版畫紙、Aquarelle Rag 法國康頌水彩紙、Rag Photgraphique 平滑攝影藝術紙、Platine Fibre Rag 白金純棉相紙等等。Canson Infinity 噴墨藝術紙為現代的數位藝術家提供作品恆久保存的基石,就如同數百年來傳統繪畫大師信賴 Canson 美術紙張。